[HP翻译]Pet Project(SS/HG)

2022-05-23 06:54:06 投稿人 : admin 围观 : 4990 次 0 评论

  作者:陆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举报色情有害

  举报刷数据

  举报伪更

  其他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Chapter43 某些令人不安的事实

  西弗勒斯在和维克多商量之后立即逃离了格里莫广场。他冒着12月的严寒和麻瓜们对假期的欢呼雀跃,甚至还没等到Vere Veneficus的咒语消失。无论如何,在去“黄铜猴子”的路上,他在街上经过的麻瓜都看不到颜色。现在,当他坐在酒吧里的时候,它们早就消失了。黄铜猴子是个麻瓜酒馆,又黑又湿,闻起来有着浓浓的旧烟味、陈腐的啤酒味和绝望的气息。它还有他吃过的最好的鱼和薯条。从他十七岁时从霍格沃茨走出来,发现了它以后,就一直来这里。那个地方的气氛和现在一样,和他当时的心情很相配。常客们也认为他是其中一员,知道大部分时间都不要打扰他。

  他逃到这里来思考。并不是说他实际上思考了很多,因为他的思想一直在回想起两件事:邓布利多和赫敏。他的思绪在他脑海里转来转去,似乎在互相追逐。他真的应该和邓布利多谈谈。他真的应该和邓布利多谈谈赫敏。但他似乎无法离开这个地方。不能从酒吧的凳子上站起来,回到格里莫广场,找到邓布利多。他的思想和情绪都很混乱。一切都不如意,他也不再确定自己的方向了。他向邓布利多和莉莉·伊万斯的鬼魂发誓,他会尽一切所能保护波特,确保黑魔王的毁灭。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死去的几率很高,但他总以为自己会死在做什么事上。他至少会去战斗。简单地躺下来等待他的死亡——知道这是他死亡的约定时间——是令人不安的。他不想死。

  这似乎是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但他不想死。这不可避免地导致另一个想法,他真的应该和邓布利多谈谈这个。这些年来,阿不思命令他做许多令人厌恶的事。尽管他必须遵守他的誓言,他不能违抗。并不是说他大多数时候都想要不服从。他这些年来所做的只是需要做的。但这次……这一次看起来很不一样。到目前为止,阿不思还没有命令他继续他们的计划,尽管到目前为止,维克多已经列出了所有可能的排列和结果。阿不思让他一个人呆着,他有些相反的地方因此恨他。他想让阿不思在这种情况下用那誓言控制他,像他多年来在许多其他事情上所做的那样,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再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西弗勒斯低头凝视着他喝的那杯威士忌的残余物。冰早就融化了,原本暗琥珀色的液体变成了柔和的蜂蜜色,几乎,但不完全是赫敏眼睛的颜色。还有另一种想法是他极力避免的。他□□着把头放在举起的拳头上。仁慈的梅林,他变成了一个过度情绪化的人。接下来,他会哭着喝着酒,在啤酒垫上写下糟糕的爱情诗。

  “另一杯,教授?”

  当房东迈克尔斯(Michaels)停在他面前时,西弗勒斯抬起头来。因为他的麻瓜形象不会对那个人生气,他摇了摇头说。“我不相信另一杯是明智的。”

  迈克尔斯耸耸肩,然后问道,“她的名字是什么?”

  西弗勒斯猛地后退了一下。“什么?”

  迈克尔斯大笑起来,用抹布在吧台上猛击了一下。“我在这个酒吧干了将近四十年了,教授。我能从我的眼神中判断出一个男人丢失或找到的是工作,是女人还是上帝。你,教授,看起来找到的是个女人。”他皱着眉头,迈克尔斯又笑了起来。“不是坏事,你知道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同意。”他说,想着赫敏,他即将去世,以及她在这之中可能扮演的角色。西弗勒斯从来不是一个分享私人生活的人,然而,现在却想告诉别人——一个不是邓布利多的人——的冲动太强烈了,这不能忽视。他回避了关于自己死亡这个复杂的话题,提起赫敏。“她还年轻,”他慢慢地说。“纯真和成熟的混合体,我几乎不知道我会时不时地面对什么。她聪明伶俐,好奇心强,能不假思索地扰乱我的生活。她不会被劝阻离开,即使所有的智慧都说我应该……”他慢慢的停下来,然后更加果断地重复说。“我应该。”

  迈克尔斯点点头,靠在吧台上。“我的父亲曾经告诉我有两种女人——一种驱使男人喝酒,另一种驱使男人做大事。我总是告诉我自己,如果我找到一个两点都能做到的女人,那就是让我结婚的那个人。”

  西弗勒斯开始想要回应,但被后面的一声大叫打断了。“嘿,迈克尔斯,再来两品脱。”

  迈克尔斯喊回去。“苏瑟斯(Suthers),别再懒洋洋的坐着了,快来拿吧。”迈克尔斯对着西弗勒斯咧嘴笑了笑,然后自己走出去,“听起来你有一个既能让你喝酒又能让你做大事的女人,教授。请邀请我参加婚礼。”他说,然后走过去,为后面的桌子多拿几品脱啤酒。

  邀请我参加婚礼?这个念头——这个假设——让他心惊肉跳。这是怎么回事?赫敏引起了他的兴趣。她当然有吸引力。他甚至承认有某种程度的欲望——毕竟他是人。如果没有达摩克利斯的宝剑悬在他的头上,她会成为一个值得尊敬的长期伴侣和床上伴侣。但那当然是全部了。他爱莉莉。他永远不会像爱她那样爱任何人。赫敏,一个单纯的女孩,在他的心中和灵魂里肯定不能代替莉莉。

  但现在他心中充满了疑虑,惊慌失措。他变了吗?他的守护神。

  他推开吧台,冲到门口,不理会里面传来的告别声。他必须看到——必须知道。他没有……他不能。他跑着转过酒吧的拐角处,喘息声在耳边响起。酒吧后面的小巷口在他面前隐约可见一片漆黑。他停了一会儿,确认自己被藏起来了,他拔出了魔杖。“呼神护卫。”这句话是沙哑的在空气中说的,但是从魔杖上飞出来的银色薄雾在黑暗中强烈地发光。母鹿像往常一样,跺着精致的蹄子,好像随时准备转身逃跑。

  西弗勒斯趴在酒吧倒塌的砖墙上。莉莉和他在一起。他对她的爱依然存在。但随着宽慰的是一种模糊的不安感。他站起身来,朝他的守护神走了一步。母鹿向后跳着,用一双大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以前从未有过的乐趣。他自己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因为这个生物突然左转右转,绕着他转了一圈。她在和他玩。他的守护神以前从未和他玩过。他变了,这认知使他大吃一惊。

  当他再一次发现自己在与不可避免的事情作斗争时,一种不愉快的笑声涌上心头。他伸出手来,把指尖从母鹿的口里拿了出来。莉莉和他在一起很久了。知道即使赫敏在他心中找到了一席之地,他也不会失去莉莉,这让他感到欣慰。他不确定他能处理好。母鹿不耐烦地摇了摇头,在她漂浮的空气中无声地舞动着她的蹄子。这动作赢得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因为它是如此的赫敏·格兰杰。然后,他用手指拂过薄雾,把他的守护神打发走了。

  想和邓布利多谈谈的念头又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果断地转过身,幻影移形回到了格里莫广场。当他抬头望着布莱克的房子时,他意识到他忘记了时间。那是凌晨,格里莫广场的每个人都睡着了。他得等着和阿不思说话。当过去几天的失眠和情绪一下子袭来时,一股疲惫感突然席卷了他。他正迈着沉重的脚步向门口走去。他开始头痛,因为开始怦怦直跳。莉莉,赫敏,邓布利多,他的死——它们都需要处理,而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它们打交道了。不会再有逃跑了。

  当他走进前门时,他感觉到被一个草率竖起的警报咒语绊了一下。他觉得很难想象阿不思或赫敏会做出如此低劣的咒语,但毫无疑问,这个咒语对他起了关键作用。当没有声音警报响起时,他耸耸肩,继续走进布莱克房子和前厅。只有阿不思或赫敏会足够关心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到家里,所以也许是他们中的一个人设的。他倒回到一张椅子上,等着那个需要他的人。

  西弗勒斯把头向后仰着,凝视着天花板,凝视着自己生命中的变幻莫测——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活下去,却发现自己现在正挣扎在自己死亡的不断收紧的盘旋之中。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孤独地死去。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想法也被改变了。赫敏关心他,在他死的那一刻她会在那里。她会为他忧伤的。她会为他哭泣。她会在他身上哭泣。他的心久久未用,一想到这个就像被紧紧地攥住了。他不想给她带来痛苦。他不想让她为他忧伤。该死的守护神。当我能把头埋在沙子里的时候,这就容易多了。

  西弗勒斯用头发摩擦双手,大声□□,在他沮丧和痛苦的几乎是动物的声音中,带着某种反常的快乐。他的头上的疼痛越来越大,似乎谁给他设置了警报咒语。他举步维艰,决定喝杯茶。他以为他可以叫个精灵,但却发现自己不愿意走那条路。当其他人入侵他们的领地时,家养小精灵们通常不喜欢,但最近他们对他相当宽容。他确信这一现象可以直接归因于赫敏。思考似乎总是回到赫敏身上。

  他摇摇头,想消除这种想法,朝地下室的厨房走去。他意识到,他刚走出走廊,几乎立刻就被跟踪了。他不能像阿不思一样看透波特的隐形斗篷,这项技术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来,但他并不是一个毫无疑问的偏执狂的混蛋,波特——他毫无疑问知道是波特——忘记了施放一种沉默咒。他偷偷地走在西弗勒斯后面时,布发出的沙沙声足以显示出他不想让人知到的存在。更不用说它会解释门上的严重警报咒语。

  他考虑过在走廊里强行对抗,但决定不这样。无论如何,厨房会提供更多的隐私。走进厨房,他几乎在期盼看到赫敏正坐在桌边,绕后立刻消除了赫敏不在的小小失望。毕竟,他在身体上和精神上一直在回避她。如果她有理智的话,她一定会对他非常恼火,不会耐心地等他感觉好起来并且准备好的时候出现。他将不得不道歉,这一举动既不优雅也不巧妙。但首先,波特。

  走进房间,他注意到厨房里的每个小精灵都抬起头来,有几个小精灵正盯着他身后看。所以精灵们要么能看穿斗篷,要么能听到波特的声音,就像他那样。他摇了摇头。巫师世界认为这些生物在他们中间是无害的已经太久了。

  他感到头痛在眼睛后面砰砰作响,一直移到脑后,于是就用脚后跟打转,然后马上后悔,因为脖子和肩膀的肌肉都绷紧了,以示抗议。他把痛苦转移到嗓子里,咆哮道,“Well?”

  什么也没发生。“波特,我不想整晚都站在这里。你想要什么?”

  那男孩扯下斗篷,西弗勒斯认为这是一种炫耀。由于波特的一只胳膊被夹在了褶皱里,让他看起来残缺。他几乎可以笑……如果他没有感到如此痛苦,如果他的生命没有在他的耳边滑落,如果莉莉的眼睛没有从一张飘浮的脸上朝着他的方向盯着他看。“Well?”他重复了一遍。

  “我不喜欢你。”

  他哼了一声。“那么我们就达成共识了,因为我也不能说我特别喜欢你。”西弗勒斯故意抬起一边眉毛,故意惹恼那男孩。“就这些了?”

  “不。还不止这些。”

  西弗勒斯抑制住了一声叹息。那男孩会很烦人的。但是他没有理由要面对他,没有他本来要来茶他没法面对他。精灵叫什么名字来着?“Brolly?”

  正在打磨银器的精灵抬起头来。西弗勒斯有一种转瞬即逝的想法,赫敏会一眼认出这家养小精灵。他克制住了一点命令的冲动,尝试有点礼貌。“如果可以,我能喝一壶甘菊茶吗?”

  Brolly点了点头,急忙跑进厨房的小储藏室,耳朵跳动着。

  任务完成后,西弗勒斯转过身来面对波特,波特在整个交换过程中时而坐立不安,时而怒目而视。“你的目的?你一定不是为了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而跟踪我吧?”他显然很气愤地问道,一点也不轻蔑。“是你发起了这次愉快的小会面,所以说吧。”西弗勒斯看着波特的脸上带着詹姆斯·波特一贯的那种得意的表情,仿佛他是国王和皇帝,梅林给巫师们的礼物融为一体。他当时就讨厌这种表情。在年轻的波特身上再次看到它并没有使它更具吸引力。

  “我不喜欢你。”

  这一次他没有控制住叹气。“是的,波特,我想我们已经谈过这一点了。”

  “我不相信你。”

  说真的,他已经厌倦了这种永远的谈话,而这对他的头痛毫无作用。“我的信任不是由你来决定的。如果你有疑问,请和校长谈谈。”

  “我有。”

  西弗勒斯拿起放在他面前的热气腾腾的茶杯,向精灵点了点头。他平静地喝了一口,然后回答。“那你就有你的答案了。”

  波特的拳头紧紧地攥在隐形斗篷的织物上,又往屋里走了一步。“我什么都没有,”他厉声说。“我只有模糊的保证和毫无意义的陈词滥调,说明你是多么爱我的母亲。就因为你在我母亲死后做了一些保证来保护我,这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它不会让你变得勇敢、高尚或值得信赖。这只会让人丧命。”

  “那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点,波特先生。”西弗勒斯露出一个冷冷的微笑,因为他自己的脾气已经开始在他心里冒泡了。“某些东西超越了对黑魔法与它无法治愈的污点的喜爱。因为你也会害死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傲慢的小家伙。他不需要那个男孩告诉他他罪恶的代价。

  男孩脸色发白,西弗勒斯感到一丝懊悔。他知道内疚感会使你感到沉重,但他的愤怒压倒了任何遗憾,尤其是当波特继续进行攻击,并把攻击转移到了更现实的东西上时。“那赫敏呢?我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她是你的学生。”

  如果说他和莉莉的关系只是使他烦恼,那么西弗勒斯现在就勃然大怒了。“首先,我对格兰杰小姐什么也没做。第二,如果你没注意到,霍格沃茨已经关门了。格兰杰小姐不再是我的学生了。第三,如果我真想做点什么,那就由格兰杰小姐和我自己来决定,而不是你。所以把你神圣的评价带到别处去吧。波特先生,我可以给你提个建议。如果你鲁莽到跟格兰杰小姐谈话的地步,我会小心的。我注意到她生气的时候有一种无魔杖的倾向。如果发出火花是她最小的表现,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你可能需要非常小心。”

  波特的表情变暗了。“如果你伤害了她……”他用一种西弗勒斯认为应该是威胁性的语调慢慢的说。

  西弗勒斯故意压低嗓门,让那男孩知道什么样的才是威胁。“让我猜猜。如果我伤害了她,我的生命将被剥夺。”他笑着,声音缓慢而黑暗,“波特,这个警告已经被适当地注意到了,但是我相信你不必担心它是否会通过。现在别管我了。”

  男孩气呼呼地走了,砰的一声关上门,屋子里的小精灵看起来都不赞成。西弗勒斯深吸一口气,数到十。然后他又在地暗地里数到了十。他气得浑身发抖。他悲哀地低头看了一眼他那杯已经凉了的茶。去他妈的,他现在需要和男孩对质。他现在再也睡不着了。当他的脾气冷静下来时,他意识到自己是个白痴。他把赫敏推开的高尚情操。他所有的疑虑和恐惧……如果他还有什么疑问的话,他现在只需要看看自己。第一个迹象就是有人为了赫敏而挑战他,而他失去了控制。

  他放弃了昨晚的工作,推开了那杯茶。他向精灵们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回到楼上。两分钟后,他发现了自己房间的安全。他小心的把身后的门关上。砰的一声关上门只会提醒阿不思他在发脾气。

  他把大拇指伸到眼睛上,试图通过按摩消除逐渐紧张的情绪。他可以喝一两杯火焰威士忌,但他更担心放松自己的抑制会释放什么。在酒吧里喝一杯麻瓜威士忌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清楚地意识到,他当时的情绪状态是一片混乱。他年轻得多的时候就知道酒精只会加剧问题。

  他很累,但没想到会睡着。他以为他可以去骚扰维克多。那个女人几乎和他一样在零时工作。她有可能醒着。但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处理好与算术占卜教授建立的奇怪的友谊。毫无疑问,她会再次向他追问赫敏的事,在他和波特对质之后,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准备好处理这个问题了。梅林保佑,他认为不管他那该死的守护神做了什么,他都不会准备好和赫敏打交道。

  他在房间里踱了几圈,试图驱散体内积聚的能量。与波特的对峙总是让他心烦意乱,激起了他在其他情况下竭力想掩埋的往事。脱光衣服后,他换上了他最喜欢的睡衣——灰色长睡衣。很多时候,只要脱下他平时穿的衣服就可以让他平静下来,就像谚语所说的蛇蜕皮太紧一样。但今晚,即使是那件棉质睡衣,那件老掉牙、柔软舒适的睡衣,他也感到力不从心。他坐在床沿上,抬起手臂。他故意提起袖子,仔细地看了看他皮肤上的标记。这是丑陋的,可怕的,这是他的一部分。这些年来,他学会了避开这个标记。他可以几天都看不到它——避开镜子,一边穿衣一边凝视。让他假装看不到的小把戏。不是说他是一个逃避现实的人,但有时候,理智需要……距离。

  公开地谈论标记这件事是痛苦的。他觉得自己像刚脱光的胳膊一样暴露在外。他把它放低,把手腕翻过来,把标记藏起来。这些都不是有益于睡眠的想法。躺下来,他闭上眼睛,放慢呼吸,进入一种过去曾给他带来解脱的深节奏。三十分钟后,他放弃了这项努力。

  一声声音柔和的“荧光闪烁”在房间里投下漫射的光。一个无言无语的传唤,他的包从衣柜里的位置飞过来。他犹豫了很长时间才打开这个包裹,不确定他是否想走这条路。如果觉得不可改变,那么曾经采取的一步行动是无法挽回的。不过,如果他是诚实的——千万不要对自己说谎——他相当肯定自己已经采取了几步行动,尽管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他对自己的懦弱做了一个鬼脸,把手伸进包里,拿出赫敏为他做的床单。自从他第一次在床上发现它们以来,他就对它们的创造做了一些研究。这是一个优雅而简单的魔法——几乎与黑魔法的方式相反。情感和意图依然存在,但没有用更黑暗的情绪来激发咒语,而是用了更纯粹的情感。在他更愤世嫉俗的时候,他想知道为什么他第一次躺在床单上的时候,床单还没有着火,黑暗和光明同时在一起时要发生的一场恰如其分的大火。但他不得不承认赫敏并没有伤害他的意图。床单的创作证明了这一点。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她在制作它们的过程中伤害了自己。

  西弗勒斯累得连床铺都懒得整理,他把带着标志的床单轻轻地展开,直到盖住了床。似乎从脚趾里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西弗勒斯把床单搭在肩上,沉浸在神奇的舒适之中。就像在学校里发生的那样,他的身体似乎在放松,紧张的情绪冲击着他的太阳穴和脖子,释放了对他的束缚。因为睡眠开始席卷他,他只有一个模糊的短暂的想法,想知道赫敏是什么感觉,如果是包裹在她的手臂里,而不是褶皱的布。梅林,他是个白痴,这是他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想法。

  ———————————————————

  “你在黑暗中沉思干什么?那不是更像西弗勒斯的风格吗?”

  邓布利多从眼镜上方瞪着阿罗莎。“我没有沉思。”

  阿罗莎大声笑了起来。“不,你在策划和密谋。我认识你快80年了,阿不思·邓布利多。你的脑袋怎么了?”

  阿不思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事实上,尽管他从不向阿罗莎承认,但他一直在沉思。他凝视着那个女人,考虑着他们相处的悠久历史,朝沙发的另一端做了个手势。“坐在我旁边。”

  当阿罗莎很舒服,用那种眼神看着他时,阿不思开始说话。“事情没有按照我的计划进行。”

  阿罗莎嘲弄地哼了一声。“生活很少像我们计划的那样。这就是它为什么这是生活,而不是我们所有人都遵循的剧本。”她摇了摇头。“你的成员们已经偏离了剧本,不是吗?那个女孩,格兰杰,她是这一切的核心。”

  “你为什么这么说?”

  “西弗勒斯有没有告诉过你他把女孩带到禁闭场所的事?”

  阿不思微微皱了皱了眉头。“我相信他提到的是情况很顺利,女孩已经看到了她行为的后果。她很聪明。不会付出太多的。”

  “聪明,我认为是轻描淡写了。她肩膀上有个好脑袋,那个。尽可能的务实和直率,你可以希望任何格兰芬多是的那样。”

  阿不思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现在才意识到,斯莱特林的性格特征让我有些沮丧。”

  “没错,”阿罗莎高兴地说。“她是西弗勒斯的完美搭档。足够精明能理解他,但头脑足够迟钝以容忍他的任何胡言乱语。这正是他需要的。”

  阿不思猛地挺直身子,然后又皱了眉头,发现阿罗莎疯狂地朝他笑。

  “是的,老人,我很清楚那里正在酝酿着什么。自从去年那个女孩被关禁闭以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像那晚的赫敏·格兰杰那样决心取悦别人的人。这是一个艰难的夜晚,她首当其冲,在这一切之后,她仍然期待西弗勒斯的批准。你可以看出,她总是知道他在房间里的什么地方,以及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观察他的最佳时机。”她又对着他微笑。“现在很明显西弗勒斯也意识到了她,就像她对他一样。内向沉默寡言的西弗勒斯如此散播他自己的感情,我很惊讶他不是那么热情。我想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失控。”她停了一下,然后补充说,“好吧,西弗勒斯失控了。”她摇了摇头。“那男孩需要用最坏的方式来上床。”

  “阿罗莎!”

  她竟敢再次嘲笑他。“尽管你一直在谈论爱情,但你总是那么拘谨,阿不思。我也很清楚西弗勒斯的感受很深。如果他有一个合适的女人,他不会以这种爱的名义做任何事。”她又停顿了一下。“这就是你对他的控制,不是吗?我一直在想。”

  一时间,阿不思后悔开始了这次谈话。阿罗莎足够聪明,总是有一种恼人的能力来看透他最精心制定的看不透的计划。正是斯莱特林的非凡才能,加上她对他公认的高压手段的强烈反对,最终使他们的关系和友谊破裂了。“西弗勒斯爱莉莉·波特。”他最后说。

  “波特?哈利·波特的母亲?”

  “是的,虽然她那时是莉莉·伊万斯。西弗勒斯非常爱她,但他也被吸引到了黑暗艺术中。他已经开始受到汤姆早期追随者的影响了。”他停下来,想起来很多年前的日子。他和西弗勒斯犯了错误。然而,如果没有西弗勒斯多年来提供的重要联系和情报,他不确定组织是否能在与汤姆的战斗中幸存这么久。在波特被杀后不久,他认为西弗勒斯的生命的价值得拯救巫师世界的渺茫未来机会。在他的辩护中,他告诉西弗勒斯他将付出的所有代价——憎恨、蔑视、被任何一个会称他为朋友的人遗弃,以及无休止的被发现和死亡的可能性。西弗勒斯答应了一切,一切都是为了对莉莉·波特那支离破碎的单恋。

  “西弗勒斯和莉莉在学校里关系密切,他们的兴趣在许多领域重叠。但最终,我认为西弗勒斯的紧张情绪开始使她害怕。尽管西弗勒斯深爱着她,我相信她很清楚,但我认为她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他,也没有如此深爱过他。汤姆杀了波特一家,西弗勒斯自责了。”

  “你很方便地利用他的罪恶感达到目的。”

  “我们的共同目的,阿罗莎。”他坚定地说。“西弗勒斯和我一样坚决要阻止汤姆,尽管我承认这与为莉莉报仇有关。”

  “在将近十五年的时间里,一切都按照你的计划进行,直到赫敏·格兰杰把它搞砸了。”

  “那女孩是个威胁。”

  阿罗莎咯咯地笑了笑,但阿不思继续往下说。“她总是打乱我的计划。即使在她帮忙的时候,她也会以完全不可预知的方式改变平衡。家养小精灵,阿罗莎!你怎么以梅林的名义成为一个荣誉家养小精灵?”阿不思靠着沙发坐着,把手指绞在一起,研究着指关节。“你知道最坏的部分吗?”他没有等她回答。“我很早就认识到了她的影响。我……采取措施——我当时认为是正确的措施——切断西弗勒斯和格兰杰小姐之间日益增长的联系。”

  “你觉得怎么样?”

  阿不思一脸愁容。“我相信我是在,至少我是想阻止这件事。现在……”那些话,现在西弗勒斯不只是有机会死。他是就要死了,被锁在喉咙里。这些话想说出来。内疚沉重地压在他的心上,但他没有说出来。米兰达说西弗勒斯对这个消息的反应很坚决。没有其他人知道。在这件小事上,阿不思会听从西弗勒斯的意愿。

  “但这不正是波特打败伏地魔所需要的东西吗?这男孩需要他能得到的一切好处。在我看来,西弗勒斯和那个女孩会把这个给他。”

  阿不思把目光从阿罗莎那过于敏锐的目光中移开了。“连环魔咒的使用给了我们长久以来最好的希望。”

  他们之间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你不确定波特能打败他。”她的目光锐利起来。“他有计划打败他吗?或者,更好的是,你有计划吗?”

  沉默又变长了。“阿不思?”

  他伸手去揉眼睛。“没有计划。”

  在他旁边,阿罗莎吸了一口气。“你说没有计划是什么意思?”

  “预言是明确的。他们必须面对面,一方必须为另一方的生存而死。我已经尽我所能武装哈利,但我无法计划。”

  “怎么武装他,阿不思?”

  他终于抬起头来,又对上了她的眼睛。“当然是爱。我过去几年的研究表明,他母亲的保护,她的爱,将继续保护他免受杀戮咒。我希望每个人对哈利的爱,以及他对朋友们的爱,这足以战胜汤姆。”

  她的声音提高了,不敢相信。“就这??这就是你所拥有的?”

  “我已经尽我所能为他做了最好的准备,阿罗莎。”他厉声答道。“我们没有一个咒语可以用爱杀死人。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哈利不能保持他的同情心、同理心和爱,那么汤姆就会杀了他。”

  “那么,怎么了?这个男孩应该去拥抱伏地魔,然后在伏地魔用阿瓦达索命咒攻击他时用匕首刺他?太疯狂了,阿不思。”

  “这是我们仅有的。”

  ————————————————————

  哈利侧身坐在他的扫帚上,在格里莫广场后面的小花园里,扫帚在干枯的、被冬天杀死的杂草上方几英尺徘徊着。每隔一段时间,他会用他的脚踢,让茎来回摆动。罗恩在距离一英尺左右的地方摆出了几乎完全相同的姿势,尽管他已经放弃了折磨草地。金妮躺在一张石凳上,悠闲地翻阅着最新一期的《巫师周刊》。他们都坐立不安,厌倦了被关在屋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被认为不受赤胆忠心的保护是太危险了。哈利明白这些限制,但他对这种无所事事和被禁闭的感觉感到恼火。即使知道圣诞节快到了,也没能驱散这种情绪。有太多的死亡和心碎,甚至没有尝试在节日欢呼。

  哈利又踢了一次杂草。“我和斯内普谈过了。昨晚。”

  罗恩坐得那么直,以至于差点从扫帚上摔下来。“该死的,哈利!我以为你在处理这个。斯内普做了什么?”

  “他叫我别管闲事。”他皱着眉头说。

  罗恩□□着。“你没跟赫敏说什么,是吗?请告诉我你没有?”

  哈利又踢了一脚,这次把扫帚飞高了一点。“我不傻。她会把我干掉的。”

  罗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难道斯内普不会吗?你想自杀吗?”

  “你们俩在干什么?”金妮终于开口问道,打断了谈话。

  “赫敏爱慕斯内普。”哈利一边回答一边做了个鬼脸。

  罗恩□□着。“她会杀了我的。”

  金妮对她哥哥咧嘴一笑。“如果你们两个多加注意,这不是什么大秘密。大家都在对这件事窃窃私语。麦格教授对此非常恼火。”

  哈利又摆出一张难以置信的脸。“你们两个怎么能接受?是赫敏……还有斯内普。”

  金妮耸耸肩,脸上的表情消失了。“妈妈死了,哈利。那么多人死了,或者失踪了。赫敏,如果她喜欢斯内普的话,好吧,那就让她喜欢吧。如果他也喜欢她,那就更好了。”她拿起她翻阅过的巫师周刊,向哈利挥舞着。“至少他们拥有的是真实的。不像这个垃圾。你知道他们喋喋不休地说些什么?”她的声音变硬了。“魔法部正在为纪念伏地魔举办一个圣诞舞会。”他冷笑着。“当然,他们不知道是他。不,他们只会在我们被关在这所房子里的时候,享受那只会让他们陷入毁灭的怪物。”

  罗恩的扫帚砰的一声撞在了冻土上。“你刚才说什么,金?”

  “我厌倦了被关在这里。我受够了。”

  当哈利飘下来和他们一起时,罗恩从她手里夺过杂志。“就这样。”

  “这是什么?把杂志还给我。”

  “这是我们的决战。”他把杂志递给哈利。“看看客人名单,哈利。你看见谁了?”

  哈利开始看书,金妮在他身后凝视着。“马尔福一家。莱斯特兰奇一家。”他的手指继续向下移动,停在伏地魔已知的同伙身上,直到他来到德夫罗姆·多洛特。“伏地魔。”哈利使劲咽了下去,“就这样吧。平安夜。”

  ――――――――――――――――――――

  “你觉得奇怪吗?”

  米兰达·维克多继续盯着面前粉笔覆盖的黑板,发出了一声含糊其辞的声音。赫敏已经习惯了她的算术占卜教授一心一意的专注,她对她似乎疏忽大意毫不生气。在格里莫广场工作的第七学年的项目和在霍格沃茨的项目没有什么不同。她很感激维克多教授同意继续指导她。虽然这似乎一点也不打扰男孩们,但赫敏仍然对此很生气,因为她的教育过早地中断了。另外,这让她很方便地从西弗勒斯和她关于黑魔标记的工作中分心。有时候,她只是需要专注于别的事情。

  “教授?”赫敏又试了一次。

  这一次,维克多回头看了她一眼。赫敏在她面前指了指图阵。“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线条看起来是怎么移动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一个因为西弗勒斯刚校长的女人出现了。

  阿罗莎:就这????

  这章翻得好痛苦啊,因为我真的不喜欢在斯赫文里面看到一遍又一遍的提及教授的守护神,并且说着莉莉对他到底有多重要……双重人生提到了,这篇也是。

  更别提还有自以为是来质问教授的波特。在我以为他在好转的时候。

  虽然这个甚至连嘴也不那么硬了的教授其实挺戳我的,居然像个高中生恋爱一样去买醉,发现自己爱上别人惊慌失措,甚至希望阿不思让他强制执行誓言,因为他自己的想法是想活下去。

  傻孩子,爱上一个人想要活下去有什么错啊……

  而且虽然他不承认……但是如果第二个没有重要到超过第一个,他就不会惊慌失措的确认是不是赫敏在他心里取代了莉莉的位置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5210026/43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请稍候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相关文章

  • [HP翻译]Pet Project(SS/HG)

    作者:陆枉作者推文[收藏此章节][举报]举报色情有害举报刷数据举报伪更其他文章收藏为收藏文章分类定制收藏类别查看收藏列表Chapter43某些令人不安的事实西弗勒斯...

    2021-08-11
最新文章
热门浏览
  • 康泽生活信息网游霸歌词网, 山西土地估价信息网, 白玉坊信息网, 万袋信息网, 佛山SHARP信息网, 永得利信息网, 海南生活信息网, 德州广播信息网, 江海生活信息网, 岗集中学答案网, 淄锦辉信息网, 福清融城歌词网, 德阳答案网, 泉州凌豹答案网, 特城广告信息网, 丹纳赫歌词网, 蓝顿信息网, 华正歌词网, 山西土地估价信息网, 51大单信息网,